自治区人大 | 自治区政府 | 自治区政协

彻底认清十四世达赖手法上的欺骗性——十论深入开展马克思主义“五观”“两论”教育

来源: 西藏日报 作者: 时间: 2018-12-14

  多变善变是十四世达赖的一贯特征。我们要看到,十四世达赖的“变”是相对的,“不变”是绝对的,“变”的是他的手法,“不变”的是他图谋“西藏独立”的反动本质。十四世达赖玩弄手法,依靠骗术,图谋分裂自己的祖国、开历史的倒车,永远改变不了失败的命运。

  在政治手法上,借“中间道路”之名行“西藏独立”之实,企图掩盖“西藏独立”的反动主张。十四世达赖从走上分裂道路的那天起,一直在不断变化“藏独”策略。1959年3月十四世达赖逃往印度后,公开主张以暴力为手段实现“西藏独立”。20世纪70年代末,随着中美关系缓和,十四世达赖提出所谓“中间道路”。1989年苏东剧变后,十四世达赖又提出实现“完全独立”。1994年之后,随着国际国内形势的变化,又再次捡起“中间道路”招牌,要求所谓“高度自治”。然而,十四世达赖的政治主张,只是借“中间道路”之名,行“西藏独立”之实。十四世达赖身边人及其重要骨干曾赤裸裸地表示:“第一步先让西藏在自治的名义下半独立;第二步过渡到西藏独立。”“西藏独立与西藏自治的观点并不矛盾,西藏独立是原则目标,西藏自治是现实目标。”这些话道破了十四世达赖的“天机”。无论是“中间道路”还是“高度自治”,其目的都是企图否定党的领导,否定社会主义制度,否定民族区域自治制度,搞政教合一那一套东西。

  在分裂手法上,借“非暴力”之名行暴力之实,企图掩盖祸害人民、涂炭生灵的罪恶行径。十四世达赖以所谓“宗教领袖”的面目示人,经常把“非暴力”挂在嘴上,实际上却暗中策划制造一系列暴力事件,企图破坏西藏稳定,以实现“西藏独立”的图谋。2008年,达赖集团精心策划制造“3·14”事件,暴徒纵火300余处,烧死或砍死18名无辜群众,受伤群众达382人,世界为之震惊。十四世达赖却表示:“不论藏人在何时做何事,我都会尊重他们的意愿,不会要求他们停下来。”这充分显示他对暴力行为的鼓励支持。2011年8月,达赖集团又提出“创新非暴力”运动,开始通过多种途径煽动境内藏族僧俗群众自焚,十四世达赖亲自主持“法会”,带头为自焚者“超度”“念经”“祈福”。十四世达赖煽动自焚的态度和做法,就是在教唆、诱导别人自杀。此种行为不仅违背了人类的基本良知和道德,而且严重践踏了佛教教义。事实充分证明,“和平”与“非暴力”,不过是十四世达赖实施分裂破坏活动的遮羞布。

  在舆论手法上,借西方反华媒体支持行造谣污蔑之实,企图混淆视听、颠倒黑白。长期以来,十四世达赖一直依靠西方敌对势力,利用西方反华媒体大肆散布谣言,为其图谋“西藏独立”的政治目的炒作造势。他们歪曲中华民族多元一体的历史发展进程,编造出“西藏历史上是一个独立的国家”。他们不顾中华民族大杂居、小聚居的千百年来形成的历史事实,编造从来就不存在的所谓“大藏区”,他们无视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西藏经济社会发展的巨大成就和各族群众的幸福生活,编造出“西藏没有人权”。他们无视群众正常的宗教生活得到充分尊重和满足的事实,编造出“西藏没有宗教信仰自由”。他们还对西藏的文化建设、生态建设、民族关系等方面大肆攻击,企图全方位抹黑社会主义新西藏,企图给世人造成社会主义新西藏不如旧西藏的假象,为其开历史倒车提供舆论支持。

  在包装手法上,借“宗教领袖”之名行复辟倒退之实,企图掩盖反动政客的面目。在西方敌对势力的精心策划下,十四世达赖这个旧西藏最大的农奴主被赋予“宗教领袖”“和平的使者”“慈善的喇嘛”等一顶顶桂冠。在神圣光环之下,多年来,十四世达赖却不潜心修行、专心念佛,一直利用其头上的“宗教领袖”等光环从事反动政治活动。十四世达赖以“讲经布道”为名勾结境内外分裂势力,四处窜访,企图把所谓“西藏问题”国际化,以配合西方反华势力遏制中国的目的,企图建立反华同盟。他极力把自己装扮成“人权卫士”“释迦比丘”“西藏人民的代言人”,背地里却干着挑拨矛盾、破坏稳定,煽动自焚、制造骚乱,分裂祖国、祸害人民的各种坏事。揭开那些神圣的光环,十四世达赖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反动政客。

  谎言就是谎言,说一万遍也成不了真理。谎言只能欺骗一些不明真相的人,但掩盖不了真理的光芒。在十四世达赖的谎言面前,西藏各族人民更加清醒地认识到,社会主义新西藏代替政教合一封建农奴制的旧西藏,是历史的必然,是真理的胜利,是人民的胜利。我们要坚信真理,追随真理,与十四世达赖彻底划清界限,排除一切分裂势力的干扰,在党的领导下,创造属于西藏各族人民自己的幸福生活。

 
狗万 提现到账

版权所有:中共西藏自治区委员会办公厅

备案号: 藏ICP备11000106号 藏公网安备 54010202000062号